首页

产经

999.ygcp.7

999.ygcp.7

(原标题:全县第一名考进清华 “寒门贵子”为何焦虑不断?)

去年冬天,云南省禄劝一中和国家级示范性普通高中样板校成都七中对接的“直播班”教学模式引起了全网热议。一根网线和一块屏幕,打破了由于地域差异造成的教育资源不均衡,为贫困山区的孩子走出大山打开了一扇门。

去年年底,我来到禄劝,感受了禄劝一中孩子们的“607”备考生活――早上六点起,晚上零点睡,一周七天循环。今年,禄劝一中今年高考再次传来捷报,一本上线115人,网络直播班一本上线率达到百分之百。当时我见过的那群孩子纷纷发来了好消息,不少人都收到了梦想学校的录取通知书。这个夏天,我再一次前往禄劝,去看一看他们的变化。

我最先见到的人是李维国。他今年考了666分,是全县第一名,被清华大学艺术史论专业录取。和通知书一起寄到的是一张中国银行的借记卡。整个禄劝县都没有中国银行的营业网点,为了激活这张学费卡,维国专程跑了一趟昆明市区。

李维国帮亲戚务农

李维国帮亲戚务农

维国的姐姐初中毕业就在昆明打散工,母亲在昆明的建筑工地上干活,父亲去年因意外去世,全家年收入只有一万五千元。母亲和姐姐把希望都放在了维国的身上。姐姐维芬告诉我,弟弟从小学习好,不让人操心,因此他的决定,全家人都会支持。

其实这已经是李维国第二次参加高考了。去年,他考取了华东政法大学,但是他自己并不满意,又复读了一年。“我觉得凭自己的实力可以考更好的学校。”然而今年考上了清华,他却有了新的烦恼,“艺术史论我真的不懂,连喜欢不喜欢都说不上,也不知道将来读起来会怎么样。”

填志愿的时候,李维国就已经很明确地知道,自己的成绩如果进了清华,大概率会被艺术史论专业录取。究竟是不是要填报这个专业,他也咨询过我的意见。我试图从他的爱好中寻找他喜欢的专业和未来的就业方向。但李维国和他的很多同学一样,从小一心求学,完全没有意识也没有经济条件培养自己的兴趣爱好。除了帮家里人务农外,他在这个假期就是希望自己能多读几本书,尽可能跟上未来同学的脚步。

毫无疑问,“直播班”让他们有了与发达地区学生同台竞争的信心,但也让他们早早地看到了自身的不足。“清华嘛,那肯定都是全国顶尖的同学,我这种贫困山区出去的,又没有见过什么世面,又没有什么特长,肯定会比他们差一截。”这是李维国去清华报到之前最担心的一件事。本周,李维国已经赴清华报到并完成了开学英语分级考试。他给我发来消息,表示“听力全卷都是蒙的”。

李维国被清华大学录取

李维国被清华大学录取

这个暑假,同班同学朱先玉比李维国更加忙碌。我见到她的时候,她正在餐馆做服务员。暑假至今,她已经辗转打了三份工。虽然父亲已经为她准备好了第一学年的学费,但是她暗下决心,生活费全部靠自己。

“高考结束的第一份工是给客户推销手机月费套餐,我打了一整天的电话,耳朵里都嗡嗡的,可是一单都没销出去,挣不到钱。”先玉迅速换了一份工作,在鞋店里卖鞋。这份工作总算是挣到了一些钱,但是辛苦程度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。“因为店里只有我一个人,我必须整天都在店里,所以连厕所都不敢上。我开始几天就饿着自己,不吃饭。”如今这份餐馆服务员的工作,在先玉看来已经算是十分轻松的了。

初入社会,先玉就体会到了生活的不易。但是我觉得她明显比上一次看起来漂亮了一些,化着淡妆,戴着耳环和项链,在人群中非常显眼。她告诉我,首饰是妈妈送的18岁生日礼物,而化妆则是她送给自己的成人礼,“我觉得现在上班了,应该要化点妆,注意形象。”

上一次见面时,先玉告诉我,她想考一所北京的大学。然而,考分是残酷的,去北京上大学对她来说已经是一个“性价比”很低的选择了。“我比一本线高了20分,去不了名校了,如果只是去一个大城市的二流学校,花费肯定很多,不值得。”和家人商量之后,她填报了云南师范大学,并被新闻系录取。她第一时间把录取结果告诉了我:“说不定我们以后就是同行啦。”

记者与禄劝一中部分应届生的合影

记者与禄劝一中部分应届生的合影

李维国和朱先玉都是禄劝一中文科网络培优班的。他们班的班长滕江明被江西师范大学的历史专业(定向西藏)录取,毕业后将去往西藏工作六年。填报志愿阶段,我有些担心他无法适应西藏的自然环境,提醒他谨慎考虑。但他最终还是坚持了自己的选择,还开玩笑对我说:“一毕业国家就给分配工作,有这么好的事,爸妈都不用操心了。”

“直播班”打开了贫困山区“教育改变命运”的天窗。禄劝县教育局局长王开富告诉我,目前禄劝的所有初中也都已经实现了全录播教育,今年的中考成绩又实现了零的突破,每个初中都有500分以上的同学。

“因为特别重视教育,我们禄劝现在才能取得这么好的成绩。”王开富告诉我。今年暑假,县里要求初中毕业生百分之百就读高中阶段,哪怕不能读普高,也一定要读上职高。目前,全县还有800多名学生的升学问题没有落实。为此,王开富要求每一所初中学校的老师责任到人,确保学生们能够顺利升学。

王开富局长为学生炒洋芋片

王开富局长为学生炒洋芋片

“我们实施的是‘三免一补’,学生读高中是不用交学费、住宿费和课本费的,除此之外财政还会补贴。”如果完成了县里的要求,禄劝县就相当于实现了十二年义务教育。“在我们这样的贫困地区,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。”说到这里,王开富深感自豪。今年,禄劝县已经成功脱贫摘帽。王开富认为,像禄劝这样的山区,唯有通过读书改变命运,阻断代际贫困,才能真正实现脱贫致富。

暑期即将结束,禄劝的应届高中毕业生们已经打点好行囊,准备迎接人生新的挑战。今年九月,禄劝一中“直播班”的屏幕又将再次亮起,这里将继续书写教育扶贫新的奇迹。

邢海波 本文来源:看看新闻 责任编辑:邢海波_NBJS8850

999.ygcp.7 -

(原标题:全县第一名考进清华 “寒门贵子”为何焦虑不断?)

去年冬天,云南省禄劝一中和国家级示范性普通高中样板校成都七中对接的“直播班”教学模式引起了全网热议。一根网线和一块屏幕,打破了由于地域差异造成的教育资源不均衡,为贫困山区的孩子走出大山打开了一扇门。

去年年底,我来到禄劝,感受了禄劝一中孩子们的“607”备考生活――早上六点起,晚上零点睡,一周七天循环。今年,禄劝一中今年高考再次传来捷报,一本上线115人,网络直播班一本上线率达到百分之百。当时我见过的那群孩子纷纷发来了好消息,不少人都收到了梦想学校的录取通知书。这个夏天,我再一次前往禄劝,去看一看他们的变化。

我最先见到的人是李维国。他今年考了666分,是全县第一名,被清华大学艺术史论专业录取。和通知书一起寄到的是一张中国银行的借记卡。整个禄劝县都没有中国银行的营业网点,为了激活这张学费卡,维国专程跑了一趟昆明市区。

李维国帮亲戚务农

李维国帮亲戚务农

维国的姐姐初中毕业就在昆明打散工,母亲在昆明的建筑工地上干活,父亲去年因意外去世,全家年收入只有一万五千元。母亲和姐姐把希望都放在了维国的身上。姐姐维芬告诉我,弟弟从小学习好,不让人操心,因此他的决定,全家人都会支持。

其实这已经是李维国第二次参加高考了。去年,他考取了华东政法大学,但是他自己并不满意,又复读了一年。“我觉得凭自己的实力可以考更好的学校。”然而今年考上了清华,他却有了新的烦恼,“艺术史论我真的不懂,连喜欢不喜欢都说不上,也不知道将来读起来会怎么样。”

填志愿的时候,李维国就已经很明确地知道,自己的成绩如果进了清华,大概率会被艺术史论专业录取。究竟是不是要填报这个专业,他也咨询过我的意见。我试图从他的爱好中寻找他喜欢的专业和未来的就业方向。但李维国和他的很多同学一样,从小一心求学,完全没有意识也没有经济条件培养自己的兴趣爱好。除了帮家里人务农外,他在这个假期就是希望自己能多读几本书,尽可能跟上未来同学的脚步。

毫无疑问,“直播班”让他们有了与发达地区学生同台竞争的信心,但也让他们早早地看到了自身的不足。“清华嘛,那肯定都是全国顶尖的同学,我这种贫困山区出去的,又没有见过什么世面,又没有什么特长,肯定会比他们差一截。”这是李维国去清华报到之前最担心的一件事。本周,李维国已经赴清华报到并完成了开学英语分级考试。他给我发来消息,表示“听力全卷都是蒙的”。

李维国被清华大学录取

李维国被清华大学录取

这个暑假,同班同学朱先玉比李维国更加忙碌。我见到她的时候,她正在餐馆做服务员。暑假至今,她已经辗转打了三份工。虽然父亲已经为她准备好了第一学年的学费,但是她暗下决心,生活费全部靠自己。

“高考结束的第一份工是给客户推销手机月费套餐,我打了一整天的电话,耳朵里都嗡嗡的,可是一单都没销出去,挣不到钱。”先玉迅速换了一份工作,在鞋店里卖鞋。这份工作总算是挣到了一些钱,但是辛苦程度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。“因为店里只有我一个人,我必须整天都在店里,所以连厕所都不敢上。我开始几天就饿着自己,不吃饭。”如今这份餐馆服务员的工作,在先玉看来已经算是十分轻松的了。

初入社会,先玉就体会到了生活的不易。但是我觉得她明显比上一次看起来漂亮了一些,化着淡妆,戴着耳环和项链,在人群中非常显眼。她告诉我,首饰是妈妈送的18岁生日礼物,而化妆则是她送给自己的成人礼,“我觉得现在上班了,应该要化点妆,注意形象。”

上一次见面时,先玉告诉我,她想考一所北京的大学。然而,考分是残酷的,去北京上大学对她来说已经是一个“性价比”很低的选择了。“我比一本线高了20分,去不了名校了,如果只是去一个大城市的二流学校,花费肯定很多,不值得。”和家人商量之后,她填报了云南师范大学,并被新闻系录取。她第一时间把录取结果告诉了我:“说不定我们以后就是同行啦。”

记者与禄劝一中部分应届生的合影

记者与禄劝一中部分应届生的合影

李维国和朱先玉都是禄劝一中文科网络培优班的。他们班的班长滕江明被江西师范大学的历史专业(定向西藏)录取,毕业后将去往西藏工作六年。填报志愿阶段,我有些担心他无法适应西藏的自然环境,提醒他谨慎考虑。但他最终还是坚持了自己的选择,还开玩笑对我说:“一毕业国家就给分配工作,有这么好的事,爸妈都不用操心了。”

“直播班”打开了贫困山区“教育改变命运”的天窗。禄劝县教育局局长王开富告诉我,目前禄劝的所有初中也都已经实现了全录播教育,今年的中考成绩又实现了零的突破,每个初中都有500分以上的同学。

“因为特别重视教育,我们禄劝现在才能取得这么好的成绩。”王开富告诉我。今年暑假,县里要求初中毕业生百分之百就读高中阶段,哪怕不能读普高,也一定要读上职高。目前,全县还有800多名学生的升学问题没有落实。为此,王开富要求每一所初中学校的老师责任到人,确保学生们能够顺利升学。

王开富局长为学生炒洋芋片

王开富局长为学生炒洋芋片

“我们实施的是‘三免一补’,学生读高中是不用交学费、住宿费和课本费的,除此之外财政还会补贴。”如果完成了县里的要求,禄劝县就相当于实现了十二年义务教育。“在我们这样的贫困地区,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。”说到这里,王开富深感自豪。今年,禄劝县已经成功脱贫摘帽。王开富认为,像禄劝这样的山区,唯有通过读书改变命运,阻断代际贫困,才能真正实现脱贫致富。

暑期即将结束,禄劝的应届高中毕业生们已经打点好行囊,准备迎接人生新的挑战。今年九月,禄劝一中“直播班”的屏幕又将再次亮起,这里将继续书写教育扶贫新的奇迹。

邢海波 本文来源:看看新闻 责任编辑:邢海波_NBJS8850

(原标题:全县第一名考进清华 “寒门贵子”为何焦虑不断?)

去年冬天,云南省禄劝一中和国家级示范性普通高中样板校成都七中对接的“直播班”教学模式引起了全网热议。一根网线和一块屏幕,打破了由于地域差异造成的教育资源不均衡,为贫困山区的孩子走出大山打开了一扇门。

去年年底,我来到禄劝,感受了禄劝一中孩子们的“607”备考生活――早上六点起,晚上零点睡,一周七天循环。今年,禄劝一中今年高考再次传来捷报,一本上线115人,网络直播班一本上线率达到百分之百。当时我见过的那群孩子纷纷发来了好消息,不少人都收到了梦想学校的录取通知书。这个夏天,我再一次前往禄劝,去看一看他们的变化。

我最先见到的人是李维国。他今年考了666分,是全县第一名,被清华大学艺术史论专业录取。和通知书一起寄到的是一张中国银行的借记卡。整个禄劝县都没有中国银行的营业网点,为了激活这张学费卡,维国专程跑了一趟昆明市区。

李维国帮亲戚务农

李维国帮亲戚务农

维国的姐姐初中毕业就在昆明打散工,母亲在昆明的建筑工地上干活,父亲去年因意外去世,全家年收入只有一万五千元。母亲和姐姐把希望都放在了维国的身上。姐姐维芬告诉我,弟弟从小学习好,不让人操心,因此他的决定,全家人都会支持。

其实这已经是李维国第二次参加高考了。去年,他考取了华东政法大学,但是他自己并不满意,又复读了一年。“我觉得凭自己的实力可以考更好的学校。”然而今年考上了清华,他却有了新的烦恼,“艺术史论我真的不懂,连喜欢不喜欢都说不上,也不知道将来读起来会怎么样。”

填志愿的时候,李维国就已经很明确地知道,自己的成绩如果进了清华,大概率会被艺术史论专业录取。究竟是不是要填报这个专业,他也咨询过我的意见。我试图从他的爱好中寻找他喜欢的专业和未来的就业方向。但李维国和他的很多同学一样,从小一心求学,完全没有意识也没有经济条件培养自己的兴趣爱好。除了帮家里人务农外,他在这个假期就是希望自己能多读几本书,尽可能跟上未来同学的脚步。

毫无疑问,“直播班”让他们有了与发达地区学生同台竞争的信心,但也让他们早早地看到了自身的不足。“清华嘛,那肯定都是全国顶尖的同学,我这种贫困山区出去的,又没有见过什么世面,又没有什么特长,肯定会比他们差一截。”这是李维国去清华报到之前最担心的一件事。本周,李维国已经赴清华报到并完成了开学英语分级考试。他给我发来消息,表示“听力全卷都是蒙的”。

李维国被清华大学录取

李维国被清华大学录取

这个暑假,同班同学朱先玉比李维国更加忙碌。我见到她的时候,她正在餐馆做服务员。暑假至今,她已经辗转打了三份工。虽然父亲已经为她准备好了第一学年的学费,但是她暗下决心,生活费全部靠自己。

“高考结束的第一份工是给客户推销手机月费套餐,我打了一整天的电话,耳朵里都嗡嗡的,可是一单都没销出去,挣不到钱。”先玉迅速换了一份工作,在鞋店里卖鞋。这份工作总算是挣到了一些钱,但是辛苦程度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。“因为店里只有我一个人,我必须整天都在店里,所以连厕所都不敢上。我开始几天就饿着自己,不吃饭。”如今这份餐馆服务员的工作,在先玉看来已经算是十分轻松的了。

初入社会,先玉就体会到了生活的不易。但是我觉得她明显比上一次看起来漂亮了一些,化着淡妆,戴着耳环和项链,在人群中非常显眼。她告诉我,首饰是妈妈送的18岁生日礼物,而化妆则是她送给自己的成人礼,“我觉得现在上班了,应该要化点妆,注意形象。”

上一次见面时,先玉告诉我,她想考一所北京的大学。然而,考分是残酷的,去北京上大学对她来说已经是一个“性价比”很低的选择了。“我比一本线高了20分,去不了名校了,如果只是去一个大城市的二流学校,花费肯定很多,不值得。”和家人商量之后,她填报了云南师范大学,并被新闻系录取。她第一时间把录取结果告诉了我:“说不定我们以后就是同行啦。”

记者与禄劝一中部分应届生的合影

记者与禄劝一中部分应届生的合影

李维国和朱先玉都是禄劝一中文科网络培优班的。他们班的班长滕江明被江西师范大学的历史专业(定向西藏)录取,毕业后将去往西藏工作六年。填报志愿阶段,我有些担心他无法适应西藏的自然环境,提醒他谨慎考虑。但他最终还是坚持了自己的选择,还开玩笑对我说:“一毕业国家就给分配工作,有这么好的事,爸妈都不用操心了。”

“直播班”打开了贫困山区“教育改变命运”的天窗。禄劝县教育局局长王开富告诉我,目前禄劝的所有初中也都已经实现了全录播教育,今年的中考成绩又实现了零的突破,每个初中都有500分以上的同学。

“因为特别重视教育,我们禄劝现在才能取得这么好的成绩。”王开富告诉我。今年暑假,县里要求初中毕业生百分之百就读高中阶段,哪怕不能读普高,也一定要读上职高。目前,全县还有800多名学生的升学问题没有落实。为此,王开富要求每一所初中学校的老师责任到人,确保学生们能够顺利升学。

王开富局长为学生炒洋芋片

王开富局长为学生炒洋芋片

“我们实施的是‘三免一补’,学生读高中是不用交学费、住宿费和课本费的,除此之外财政还会补贴。”如果完成了县里的要求,禄劝县就相当于实现了十二年义务教育。“在我们这样的贫困地区,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。”说到这里,王开富深感自豪。今年,禄劝县已经成功脱贫摘帽。王开富认为,像禄劝这样的山区,唯有通过读书改变命运,阻断代际贫困,才能真正实现脱贫致富。

暑期即将结束,禄劝的应届高中毕业生们已经打点好行囊,准备迎接人生新的挑战。今年九月,禄劝一中“直播班”的屏幕又将再次亮起,这里将继续书写教育扶贫新的奇迹。

邢海波 本文来源:看看新闻 责任编辑:邢海波_NBJS8850999.ygcp.7

(原标题:全县第一名考进清华 “寒门贵子”为何焦虑不断?)

去年冬天,云南省禄劝一中和国家级示范性普通高中样板校成都七中对接的“直播班”教学模式引起了全网热议。一根网线和一块屏幕,打破了由于地域差异造成的教育资源不均衡,为贫困山区的孩子走出大山打开了一扇门。

去年年底,我来到禄劝,感受了禄劝一中孩子们的“607”备考生活――早上六点起,晚上零点睡,一周七天循环。今年,禄劝一中今年高考再次传来捷报,一本上线115人,网络直播班一本上线率达到百分之百。当时我见过的那群孩子纷纷发来了好消息,不少人都收到了梦想学校的录取通知书。这个夏天,我再一次前往禄劝,去看一看他们的变化。

我最先见到的人是李维国。他今年考了666分,是全县第一名,被清华大学艺术史论专业录取。和通知书一起寄到的是一张中国银行的借记卡。整个禄劝县都没有中国银行的营业网点,为了激活这张学费卡,维国专程跑了一趟昆明市区。

李维国帮亲戚务农

李维国帮亲戚务农

维国的姐姐初中毕业就在昆明打散工,母亲在昆明的建筑工地上干活,父亲去年因意外去世,全家年收入只有一万五千元。母亲和姐姐把希望都放在了维国的身上。姐姐维芬告诉我,弟弟从小学习好,不让人操心,因此他的决定,全家人都会支持。

其实这已经是李维国第二次参加高考了。去年,他考取了华东政法大学,但是他自己并不满意,又复读了一年。“我觉得凭自己的实力可以考更好的学校。”然而今年考上了清华,他却有了新的烦恼,“艺术史论我真的不懂,连喜欢不喜欢都说不上,也不知道将来读起来会怎么样。”

填志愿的时候,李维国就已经很明确地知道,自己的成绩如果进了清华,大概率会被艺术史论专业录取。究竟是不是要填报这个专业,他也咨询过我的意见。我试图从他的爱好中寻找他喜欢的专业和未来的就业方向。但李维国和他的很多同学一样,从小一心求学,完全没有意识也没有经济条件培养自己的兴趣爱好。除了帮家里人务农外,他在这个假期就是希望自己能多读几本书,尽可能跟上未来同学的脚步。

毫无疑问,“直播班”让他们有了与发达地区学生同台竞争的信心,但也让他们早早地看到了自身的不足。“清华嘛,那肯定都是全国顶尖的同学,我这种贫困山区出去的,又没有见过什么世面,又没有什么特长,肯定会比他们差一截。”这是李维国去清华报到之前最担心的一件事。本周,李维国已经赴清华报到并完成了开学英语分级考试。他给我发来消息,表示“听力全卷都是蒙的”。

李维国被清华大学录取

李维国被清华大学录取

这个暑假,同班同学朱先玉比李维国更加忙碌。我见到她的时候,她正在餐馆做服务员。暑假至今,她已经辗转打了三份工。虽然父亲已经为她准备好了第一学年的学费,但是她暗下决心,生活费全部靠自己。

“高考结束的第一份工是给客户推销手机月费套餐,我打了一整天的电话,耳朵里都嗡嗡的,可是一单都没销出去,挣不到钱。”先玉迅速换了一份工作,在鞋店里卖鞋。这份工作总算是挣到了一些钱,但是辛苦程度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。“因为店里只有我一个人,我必须整天都在店里,所以连厕所都不敢上。我开始几天就饿着自己,不吃饭。”如今这份餐馆服务员的工作,在先玉看来已经算是十分轻松的了。

初入社会,先玉就体会到了生活的不易。但是我觉得她明显比上一次看起来漂亮了一些,化着淡妆,戴着耳环和项链,在人群中非常显眼。她告诉我,首饰是妈妈送的18岁生日礼物,而化妆则是她送给自己的成人礼,“我觉得现在上班了,应该要化点妆,注意形象。”

上一次见面时,先玉告诉我,她想考一所北京的大学。然而,考分是残酷的,去北京上大学对她来说已经是一个“性价比”很低的选择了。“我比一本线高了20分,去不了名校了,如果只是去一个大城市的二流学校,花费肯定很多,不值得。”和家人商量之后,她填报了云南师范大学,并被新闻系录取。她第一时间把录取结果告诉了我:“说不定我们以后就是同行啦。”

记者与禄劝一中部分应届生的合影

记者与禄劝一中部分应届生的合影

李维国和朱先玉都是禄劝一中文科网络培优班的。他们班的班长滕江明被江西师范大学的历史专业(定向西藏)录取,毕业后将去往西藏工作六年。填报志愿阶段,我有些担心他无法适应西藏的自然环境,提醒他谨慎考虑。但他最终还是坚持了自己的选择,还开玩笑对我说:“一毕业国家就给分配工作,有这么好的事,爸妈都不用操心了。”

“直播班”打开了贫困山区“教育改变命运”的天窗。禄劝县教育局局长王开富告诉我,目前禄劝的所有初中也都已经实现了全录播教育,今年的中考成绩又实现了零的突破,每个初中都有500分以上的同学。

“因为特别重视教育,我们禄劝现在才能取得这么好的成绩。”王开富告诉我。今年暑假,县里要求初中毕业生百分之百就读高中阶段,哪怕不能读普高,也一定要读上职高。目前,全县还有800多名学生的升学问题没有落实。为此,王开富要求每一所初中学校的老师责任到人,确保学生们能够顺利升学。

王开富局长为学生炒洋芋片

王开富局长为学生炒洋芋片

“我们实施的是‘三免一补’,学生读高中是不用交学费、住宿费和课本费的,除此之外财政还会补贴。”如果完成了县里的要求,禄劝县就相当于实现了十二年义务教育。“在我们这样的贫困地区,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。”说到这里,王开富深感自豪。今年,禄劝县已经成功脱贫摘帽。王开富认为,像禄劝这样的山区,唯有通过读书改变命运,阻断代际贫困,才能真正实现脱贫致富。

暑期即将结束,禄劝的应届高中毕业生们已经打点好行囊,准备迎接人生新的挑战。今年九月,禄劝一中“直播班”的屏幕又将再次亮起,这里将继续书写教育扶贫新的奇迹。

邢海波 本文来源:看看新闻 责任编辑:邢海波_NBJS8850

(原标题:全县第一名考进清华 “寒门贵子”为何焦虑不断?)

去年冬天,云南省禄劝一中和国家级示范性普通高中样板校成都七中对接的“直播班”教学模式引起了全网热议。一根网线和一块屏幕,打破了由于地域差异造成的教育资源不均衡,为贫困山区的孩子走出大山打开了一扇门。

去年年底,我来到禄劝,感受了禄劝一中孩子们的“607”备考生活――早上六点起,晚上零点睡,一周七天循环。今年,禄劝一中今年高考再次传来捷报,一本上线115人,网络直播班一本上线率达到百分之百。当时我见过的那群孩子纷纷发来了好消息,不少人都收到了梦想学校的录取通知书。这个夏天,我再一次前往禄劝,去看一看他们的变化。

我最先见到的人是李维国。他今年考了666分,是全县第一名,被清华大学艺术史论专业录取。和通知书一起寄到的是一张中国银行的借记卡。整个禄劝县都没有中国银行的营业网点,为了激活这张学费卡,维国专程跑了一趟昆明市区。

李维国帮亲戚务农

李维国帮亲戚务农

维国的姐姐初中毕业就在昆明打散工,母亲在昆明的建筑工地上干活,父亲去年因意外去世,全家年收入只有一万五千元。母亲和姐姐把希望都放在了维国的身上。姐姐维芬告诉我,弟弟从小学习好,不让人操心,因此他的决定,全家人都会支持。

其实这已经是李维国第二次参加高考了。去年,他考取了华东政法大学,但是他自己并不满意,又复读了一年。“我觉得凭自己的实力可以考更好的学校。”然而今年考上了清华,他却有了新的烦恼,“艺术史论我真的不懂,连喜欢不喜欢都说不上,也不知道将来读起来会怎么样。”

填志愿的时候,李维国就已经很明确地知道,自己的成绩如果进了清华,大概率会被艺术史论专业录取。究竟是不是要填报这个专业,他也咨询过我的意见。我试图从他的爱好中寻找他喜欢的专业和未来的就业方向。但李维国和他的很多同学一样,从小一心求学,完全没有意识也没有经济条件培养自己的兴趣爱好。除了帮家里人务农外,他在这个假期就是希望自己能多读几本书,尽可能跟上未来同学的脚步。

毫无疑问,“直播班”让他们有了与发达地区学生同台竞争的信心,但也让他们早早地看到了自身的不足。“清华嘛,那肯定都是全国顶尖的同学,我这种贫困山区出去的,又没有见过什么世面,又没有什么特长,肯定会比他们差一截。”这是李维国去清华报到之前最担心的一件事。本周,李维国已经赴清华报到并完成了开学英语分级考试。他给我发来消息,表示“听力全卷都是蒙的”。

李维国被清华大学录取

李维国被清华大学录取

这个暑假,同班同学朱先玉比李维国更加忙碌。我见到她的时候,她正在餐馆做服务员。暑假至今,她已经辗转打了三份工。虽然父亲已经为她准备好了第一学年的学费,但是她暗下决心,生活费全部靠自己。

“高考结束的第一份工是给客户推销手机月费套餐,我打了一整天的电话,耳朵里都嗡嗡的,可是一单都没销出去,挣不到钱。”先玉迅速换了一份工作,在鞋店里卖鞋。这份工作总算是挣到了一些钱,但是辛苦程度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。“因为店里只有我一个人,我必须整天都在店里,所以连厕所都不敢上。我开始几天就饿着自己,不吃饭。”如今这份餐馆服务员的工作,在先玉看来已经算是十分轻松的了。

初入社会,先玉就体会到了生活的不易。但是我觉得她明显比上一次看起来漂亮了一些,化着淡妆,戴着耳环和项链,在人群中非常显眼。她告诉我,首饰是妈妈送的18岁生日礼物,而化妆则是她送给自己的成人礼,“我觉得现在上班了,应该要化点妆,注意形象。”

上一次见面时,先玉告诉我,她想考一所北京的大学。然而,考分是残酷的,去北京上大学对她来说已经是一个“性价比”很低的选择了。“我比一本线高了20分,去不了名校了,如果只是去一个大城市的二流学校,花费肯定很多,不值得。”和家人商量之后,她填报了云南师范大学,并被新闻系录取。她第一时间把录取结果告诉了我:“说不定我们以后就是同行啦。”

记者与禄劝一中部分应届生的合影

记者与禄劝一中部分应届生的合影

李维国和朱先玉都是禄劝一中文科网络培优班的。他们班的班长滕江明被江西师范大学的历史专业(定向西藏)录取,毕业后将去往西藏工作六年。填报志愿阶段,我有些担心他无法适应西藏的自然环境,提醒他谨慎考虑。但他最终还是坚持了自己的选择,还开玩笑对我说:“一毕业国家就给分配工作,有这么好的事,爸妈都不用操心了。”

“直播班”打开了贫困山区“教育改变命运”的天窗。禄劝县教育局局长王开富告诉我,目前禄劝的所有初中也都已经实现了全录播教育,今年的中考成绩又实现了零的突破,每个初中都有500分以上的同学。

“因为特别重视教育,我们禄劝现在才能取得这么好的成绩。”王开富告诉我。今年暑假,县里要求初中毕业生百分之百就读高中阶段,哪怕不能读普高,也一定要读上职高。目前,全县还有800多名学生的升学问题没有落实。为此,王开富要求每一所初中学校的老师责任到人,确保学生们能够顺利升学。

王开富局长为学生炒洋芋片

王开富局长为学生炒洋芋片

“我们实施的是‘三免一补’,学生读高中是不用交学费、住宿费和课本费的,除此之外财政还会补贴。”如果完成了县里的要求,禄劝县就相当于实现了十二年义务教育。“在我们这样的贫困地区,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。”说到这里,王开富深感自豪。今年,禄劝县已经成功脱贫摘帽。王开富认为,像禄劝这样的山区,唯有通过读书改变命运,阻断代际贫困,才能真正实现脱贫致富。

暑期即将结束,禄劝的应届高中毕业生们已经打点好行囊,准备迎接人生新的挑战。今年九月,禄劝一中“直播班”的屏幕又将再次亮起,这里将继续书写教育扶贫新的奇迹。

邢海波 本文来源:看看新闻 责任编辑:邢海波_NBJS8850

(原标题:全县第一名考进清华 “寒门贵子”为何焦虑不断?)

去年冬天,云南省禄劝一中和国家级示范性普通高中样板校成都七中对接的“直播班”教学模式引起了全网热议。一根网线和一块屏幕,打破了由于地域差异造成的教育资源不均衡,为贫困山区的孩子走出大山打开了一扇门。

去年年底,我来到禄劝,感受了禄劝一中孩子们的“607”备考生活――早上六点起,晚上零点睡,一周七天循环。今年,禄劝一中今年高考再次传来捷报,一本上线115人,网络直播班一本上线率达到百分之百。当时我见过的那群孩子纷纷发来了好消息,不少人都收到了梦想学校的录取通知书。这个夏天,我再一次前往禄劝,去看一看他们的变化。

我最先见到的人是李维国。他今年考了666分,是全县第一名,被清华大学艺术史论专业录取。和通知书一起寄到的是一张中国银行的借记卡。整个禄劝县都没有中国银行的营业网点,为了激活这张学费卡,维国专程跑了一趟昆明市区。

李维国帮亲戚务农

李维国帮亲戚务农

维国的姐姐初中毕业就在昆明打散工,母亲在昆明的建筑工地上干活,父亲去年因意外去世,全家年收入只有一万五千元。母亲和姐姐把希望都放在了维国的身上。姐姐维芬告诉我,弟弟从小学习好,不让人操心,因此他的决定,全家人都会支持。

其实这已经是李维国第二次参加高考了。去年,他考取了华东政法大学,但是他自己并不满意,又复读了一年。“我觉得凭自己的实力可以考更好的学校。”然而今年考上了清华,他却有了新的烦恼,“艺术史论我真的不懂,连喜欢不喜欢都说不上,也不知道将来读起来会怎么样。”

填志愿的时候,李维国就已经很明确地知道,自己的成绩如果进了清华,大概率会被艺术史论专业录取。究竟是不是要填报这个专业,他也咨询过我的意见。我试图从他的爱好中寻找他喜欢的专业和未来的就业方向。但李维国和他的很多同学一样,从小一心求学,完全没有意识也没有经济条件培养自己的兴趣爱好。除了帮家里人务农外,他在这个假期就是希望自己能多读几本书,尽可能跟上未来同学的脚步。

毫无疑问,“直播班”让他们有了与发达地区学生同台竞争的信心,但也让他们早早地看到了自身的不足。“清华嘛,那肯定都是全国顶尖的同学,我这种贫困山区出去的,又没有见过什么世面,又没有什么特长,肯定会比他们差一截。”这是李维国去清华报到之前最担心的一件事。本周,李维国已经赴清华报到并完成了开学英语分级考试。他给我发来消息,表示“听力全卷都是蒙的”。

李维国被清华大学录取

李维国被清华大学录取

这个暑假,同班同学朱先玉比李维国更加忙碌。我见到她的时候,她正在餐馆做服务员。暑假至今,她已经辗转打了三份工。虽然父亲已经为她准备好了第一学年的学费,但是她暗下决心,生活费全部靠自己。

“高考结束的第一份工是给客户推销手机月费套餐,我打了一整天的电话,耳朵里都嗡嗡的,可是一单都没销出去,挣不到钱。”先玉迅速换了一份工作,在鞋店里卖鞋。这份工作总算是挣到了一些钱,但是辛苦程度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。“因为店里只有我一个人,我必须整天都在店里,所以连厕所都不敢上。我开始几天就饿着自己,不吃饭。”如今这份餐馆服务员的工作,在先玉看来已经算是十分轻松的了。

初入社会,先玉就体会到了生活的不易。但是我觉得她明显比上一次看起来漂亮了一些,化着淡妆,戴着耳环和项链,在人群中非常显眼。她告诉我,首饰是妈妈送的18岁生日礼物,而化妆则是她送给自己的成人礼,“我觉得现在上班了,应该要化点妆,注意形象。”

上一次见面时,先玉告诉我,她想考一所北京的大学。然而,考分是残酷的,去北京上大学对她来说已经是一个“性价比”很低的选择了。“我比一本线高了20分,去不了名校了,如果只是去一个大城市的二流学校,花费肯定很多,不值得。”和家人商量之后,她填报了云南师范大学,并被新闻系录取。她第一时间把录取结果告诉了我:“说不定我们以后就是同行啦。”

记者与禄劝一中部分应届生的合影

记者与禄劝一中部分应届生的合影

李维国和朱先玉都是禄劝一中文科网络培优班的。他们班的班长滕江明被江西师范大学的历史专业(定向西藏)录取,毕业后将去往西藏工作六年。填报志愿阶段,我有些担心他无法适应西藏的自然环境,提醒他谨慎考虑。但他最终还是坚持了自己的选择,还开玩笑对我说:“一毕业国家就给分配工作,有这么好的事,爸妈都不用操心了。”

“直播班”打开了贫困山区“教育改变命运”的天窗。禄劝县教育局局长王开富告诉我,目前禄劝的所有初中也都已经实现了全录播教育,今年的中考成绩又实现了零的突破,每个初中都有500分以上的同学。

“因为特别重视教育,我们禄劝现在才能取得这么好的成绩。”王开富告诉我。今年暑假,县里要求初中毕业生百分之百就读高中阶段,哪怕不能读普高,也一定要读上职高。目前,全县还有800多名学生的升学问题没有落实。为此,王开富要求每一所初中学校的老师责任到人,确保学生们能够顺利升学。

王开富局长为学生炒洋芋片

王开富局长为学生炒洋芋片

“我们实施的是‘三免一补’,学生读高中是不用交学费、住宿费和课本费的,除此之外财政还会补贴。”如果完成了县里的要求,禄劝县就相当于实现了十二年义务教育。“在我们这样的贫困地区,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。”说到这里,王开富深感自豪。今年,禄劝县已经成功脱贫摘帽。王开富认为,像禄劝这样的山区,唯有通过读书改变命运,阻断代际贫困,才能真正实现脱贫致富。

暑期即将结束,禄劝的应届高中毕业生们已经打点好行囊,准备迎接人生新的挑战。今年九月,禄劝一中“直播班”的屏幕又将再次亮起,这里将继续书写教育扶贫新的奇迹。

邢海波 本文来源:看看新闻 责任编辑:邢海波_NBJS8850

土豆原创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推荐阅读

董明珠回应一季度被小米反超:连贯来看还差得远呢

宇辉招聘网 昨天12:32 38.8万+

海马狂抛400多套房 背着重重的壳一步一步往前爬

飞石互动 昨天12:32 89.6万+

上海松江区副区长陈小锋被查

猎云网 昨天12:32 62.4万+

“一体两翼”发力 构建多渠道投资者保护新格局

高清时代网 昨天12:32 70.6万+

商誉高企、业绩承压 吉药控股也打算易主国资了

芙蓉之窗 昨天12:32 88.8万+

近期两例苏官入津:南京镇江两名70后跨省升正厅

赶场网 昨天12:32 649.2万+

渣打集团6月5日回购134万股 耗资921万英镑

网站历史库 昨天12:32 4.1万

国民党要求2020初选参选人签公约 吴敦义:很自然

丽水人才网 5天前 46.8万+

孙春兰:过去一年医改有成效 与群众期待还有差距

健康第一线 昨天12:32 46.6万+

北京发布暴雨黄色预警 当前至22时多地还将有降水

爱秀时尚网 昨天12:32 3.8万

吴某向赣能股份姚迪明行贿400余万 帮四川路桥等中标

小马网 昨天12:32 2.5万

陈峻齐:周五收官之日黄金弱势震荡对待

B&O铂傲 昨天12:32 44.6万+

银保监会连发2通报:燕赵、都邦财险公司治理问题缠身

省汽车客运站 2020-04-01 89.5万+

蔡英文一段视频曝光 国民党怒:她是台湾最大敌人

创业网 昨天12:32 94.3万+

有色金属板块全面拉升 翔鹭钨业等涨停

互动作业 2020-04-01 76.5万+

特斯拉降级部分Model 3软件 不影响中国市场

微攻略游戏 昨天12:32 648.7万+

腾讯与网易代理进口游戏再获版号:腾讯股价涨近1.5%

富力地产 5小时前 0095

留学预警并非无的放矢 美教育界抱怨贸易战殃及池鱼

方正集团 昨天12:32 711.7万+

CCTV6改播抗美援朝电影《英雄儿女》 网友点赞

龚州网 昨天12:32 7.6万

巨星医疗控股6月6日回购57万股 耗资95万港币

人人乐集团 2020-04-01 9.9万+

境外媒体关注:中国将出新举措强化国家技术安全管理

开饭喇 前天12:32 49.1万+

利好公租房 四部委:坚持实物保障与租赁补贴并举

ETS 7小时前 851.8万+

邦达亚洲:非农报告不及预期 降息预期升温美指承压

家园网 前天12:32 51.6万+

男童看广告学嘟嘴抹口红 电梯广告现“少儿不宜”

千千静听 前天12:32 74.6万+

央行:将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

荆州百姓网 6小时前 93.8万+

港交所回应上市审批放水质疑:有既定审批程序

世界之最 2020-04-01 24.8万+

美克家居蹊跷举债26.68亿元 毛利率三连降存货大增

无极火车网... 昨天12:32 559

雅居乐过坎:财务总监突然请辞 重仓三四线为时已晚?

彩吧开奖 昨天12:32 8.6万

逆回购+MLF续作 央行6月来连续释放流动性7100亿

财通证券 昨天12:32 8.4万

上海5月新房成交量环比下降37.9%

影音新时代 昨天12:32 142

评论:“保险+科技”成为保险行业发展新燃点

游戏城 昨天12:32 96.8万

蔡英文一段视频曝光 国民党怒:她是台湾最大敌人

好医生... 8小时前 88.6万+
为您推荐中
暂时没有更多了……

网站地图

用户反馈 合作